东莞阳光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 宜居生态 | 精品文化 | 投资创业 | 影像东坑 | 阳光热线 | 东坑发布
微博 | 今日看点 | 视频新闻 | 东坑周报 | 专题报道 | 文明东坑 |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阳光东坑 > 精品文化 > “三古”文化 > 古韵人文 >
赖布衣来角社
阳光东坑  http://dk.sun0769.com/   2018-05-09 11:18
    鸭乸落孤洲,云枕罗浮日夜忧。功名富贵唔须有,儿孙屡代挖泥头。

    一念起这几句诗,角社人都知道是传说几百年流传下来的风水先生给角社苏族下的判词。这“鸭乸落孤洲,”是指角社苏氏二世祖可仁公在元朝泰定年间(1324-1328),从番禹来东莞挣钱揾食,后落户在角蛇村放鸭的事。当时的角蛇村,因寒溪河水泛滥,只有五个小山包(分别是屋头岭、马岭、细沙岭,大沙岭和龙溪坊——现叫下围),常年处在寒溪水的包围之中,和外村不相通,所以说是“孤洲”。云枕罗浮山的时候,就是南方的雨水季节。那时外洪内涝,更是揾食艰难。落户在这里,无田无地,只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泥吃泥”,只有用那挖不尽的泥来做瓦罢了。至于读书出大官,要等到有白龙过江那一世了。

    小时候,听大人们讲着这些神奇的故事,真听得津津有味。后来长大了,有了点知识,想一想,不对呀,名传粤省的相地大师赖布衣,相传是宋朝时的人,怎么会在元朝来到角社?所以没有把这故事当真。但现在算来,宋朝的灭国,最迟是南宋祥兴二年(1278),离可仁公1324年在角社,相差不过是四十多年。赖布衣六十多岁来角社,也不是不可能的。况且现在的电影电视,不是也有很多穿越剧戏说剧的吗?我不能偷懒,有责任把大人们那时讲的故事整理出来,不要流传到我们这一代而埋没了。于是动笔敷衍成一篇《赖布衣来角社》,像《红楼梦》作者说的那样给大家“喷饭供酒”,娱乐娱乐吧。

    赖布衣是宋代相地术大师,生平事迹很混乱,有说他叫赖文俊,在福建当过官,因喜好相地术,弃职浪迹江湖,自号布衣子,世称赖布衣。也有说叫赖文进,记叙有“宋赖文进布衣善地理,”也有说“宋布衣赖伯谦撰《地理大成》。”另有一个叫厉伯韶,有书说“相传嘉定中有厉布衣者,自江右来广,精地理之学,名倾一时。”某坟有石刻有“布衣厉伯韶为林XX葬此千载谷食之地,后学浅识,不许轻改,”“广人土音,称赖布衣。”以上说的是我在一本《神秘的风水》中看到的。我不是作考证的人,不去细究,但既然和我写到的赖布衣有关,就姑妄记之,让有兴趣的读者去研究吧。以下转入正题了。

    相传赖布衣是江西省定南县人,字文俊,布衣是后来的叫号。父亲赖澄山是当地有名的地理师。赖布衣自小聪明,9岁已中秀才。11岁时,祖父去世,父亲说:“孩子,为父一生劳碌,奔波各处为别人看风水维持生活。现下你祖父去世,我要为他寻个安眠之所。他日借风水之助,想你有所成就。”

    于是,赖澄山守孝期满后,就离家去寻龙追脉,找能大兴大发的风水宝地去了。

    江西的定南县(旧称厉市),和广东的和平县交界,和平县有座九连山,高1248米,是广东北部的龙脉起点。宋元时期广东是南蛮之地,一向没有风水先生来这边看地脉。现在赖澄山来到九连山,只见这里水秀山清,心想附近一定有宝地。于是翻山越岭过涧涉溪,一路寻来,不知不觉已近傍晚。忽然一阵狂风,吹来一场炮竹雨。急忙中,赖澄山慌不择路,急急脚避入附近的一个山洞中。

    这时,一只翅膀有八九尺阔的大斑鸠,从北飞来,在对面的山地中消失了身影。赖澄山有些奇怪:这么大的一只斑鸠,莫非成精了吗?雨停之后,天色尚明,他急忙走向对面山洼,只见四周平地,哪有什么大鸟?正奇怪间,随即“啊”了一声, 恍然大悟。

    原来对面的山形十足像一只大斑鸠:山前尖短,后面瘦长。中间凸起,两边各突出一块高地,形似鸟翼。而且后面连接新丰江,前面是一片水田,正一幅“斑鸠落田阳”的景象。

    赖澄山经过仔细推算,心想:如在此地葬后三年,可出一宰相、一太师,并可陆续出‘一斗’芝麻的状元。一斗芝麻,想想有多少?真是百世不衰。想到此,因天色已暗,便欲下山,这时正好一轮明月升起,正照着这‘斑鸠落田阳’的山穴。见此,他不禁叹道:“唉,原来这穴地是犯师地。”

    风水书中讲的犯师地,就是凡山中的穴地洞府,正向东方,最先感受到日月的精华,就叫做犯师地。那经手点葬的人,三年内必发生不幸,重者夭亡,轻者残废。现赖澄山虽然知此地为“犯师地”,但是想到葬下父亲后,儿子可以发迹,孙子可以显贵,纵然自已有难,也可安心地含笑九泉了。

    作出决定后,他匆匆下山,在附近村中借宿一晚。第二天一早,便急急赶回江西南定。

    回到家中,见了儿子赖布衣,赖澄山说:“文俊,现在我已为你祖父寻得一处好墓穴,这处穴就叫‘斑鸠落田阳’。你祖父葬后三年,我赖家一定会发迹。但下葬时,必须同时发生三种事情,才能享尽全山灵秀之气。”赖布衣当时对风水之事还没涉及,那知其中奥妙?只听他父继续说:“这三种事情,一是‘人骑马马骑人’,二是‘人担伞伞担人’,三是‘人咬狗狗咬人’。如果没有这三种事情发生,灵气就会消失。”赖衣布听了,更加茫然,将信将疑的唯唯应是。

    赖澄山之所以不向赖布衣说明犯师地,是因为当时赖布衣才十一二岁。如果点破,他一定不肯让祖父葬在那里。而且赖澄山也不忍让他幼年便丧父,想过几年他能独立了才动手下葬。

    时间飞快,五年过去,赖布衣已经十七岁。在这年的乡试中,居然高中举人。赖澄山不禁暗喜,心想这时可以放心下葬了。儿子已经可以自立,不用担忧。而且三年之后就是秋闱试期,今年下葬刚好符合“斑鸠落田阳”佳穴的应发之期。于是择定吉日,将父亲的骸骨掘起,买齐香烛纸钱,叫上家人家仆,一起去广东和平。

    到了九连山,赖澄山领路,指点各人登山。走至半途,遇着山风细雨,只见一个仆人将那用来拜山时烧化的纸人纸马托在肩头挡风雨,恰好应验了“人骑马马骑人”的说法。赖布衣这才发觉风水的玄妙,实不是常人所能测知的。

    行到山边,雨停了。另一个拿香烛的仆人把伞收起担在肩上,拿纸人纸马的那个要把湿衣服脱去,便顺于把纸人纸马搭在他的伞上。这样又应验了“人担伞伞担人”的事。

    来到山间,见几间茅屋前,有几个人煮狗肉吃。正吃着,窜过来一条狗向那几个人咬去,冷不提防,有一人被咬了一口,其余几个拿起竹棒乱打,才把疯狗赶走。这一回又应验了“人咬狗狗咬人”之兆。

    走到山洼结穴的地方,大家放下东西,赖澄山便选好穴位,拉正子午线,指挥众人将棺椁下葬。哪里想到,其中一个仆人尿急,跑到后山就掀裤撒尿。赖澄山和众人正忙着,来不及阻止,只好喟然长叹:“天意,真是天意!”

    原来下葬的墓穴,正处在斑鸠的颈部。下葬之时,要待斑鸠静睡时才能进行。现在仆人在后山地方撒尿,一来惊醒了斑鸠,二来污秽的尿破了风水。所以斑鸠醒来之后就会飞走。这样,撒尿之后,全山震动,走石飞沙。一场风雨,下了半个时辰。赖澄山只好命人收拾各物,垂头丧气下山返回江西。

    回家后,赖布衣见父亲终日愁眉苦面,便问原因。澄山叹口气说:“文俊,这次点葬斑鸠落田阳之地,已功亏一篑。因为仆人撒尿,斑鸠惊醒,山坟失去不少灵气。本来此山葬后三年可发一个状元和太师,现在状元固发不了,连太师也少了一点。这穴山,将来至多发一个大师罢了。”

    赖布衣听了问道:“没有办法补救了吗?”父亲叹了口气说:“没有办法补救的了。但这山穴风水很好,虽然葬的时候失了灵气,使你不能成为状元,但仍然可以发一个大师,将来名闻天下。我将不久人世,你要从今日起,努力学习风水地理之术,日后成为一代宗师,那时也可以告慰我于地下了。”

    赖布衣听了父亲的话,觉得奇怪。因为当初父亲常常叫他努力读书,不要染指堪舆之术。但现在中举了,眼看这状元及第指日可待。现在因为葬了一个人,父亲就叫自已学习风水地理的书,还说将来进士也不能中,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所以他听了父亲的话后,虽然不说什么,但心中仍不相信。

    果然从这天开始,赖澄山将自已知道的一切,都教给儿子赖布衣。赖衣布也认为,学多一门知识可以日后防身,所以也没有提出反对。就这样,赖布衣全心全意的学习了三年,也奇怪,他对那些名词术语一点就通,那地理之术比父亲更为精进。

    三年后,正是秋闱大比。赖布衣虽然已学成了风水之术,但还惦记着要上京考试。于是收拾行李,要上京赴考。父亲说:“依我家现在的风水,实没有发状元的机会。而且你去后不久,我也必然离开人世。但你既然不肯作罢,也不阻止你了,只是我百年之后,为我寻一牛眠地就好了。”

    赖布衣说:“父亲,你也不要如此悲观,须知我的文学根底已臻极点,今科状元及第,我想非我莫属。我走之后,但望你老人家多保重身体为是。”于是离开父亲,晓行夜宿,到京城后在江西会馆住下,临到考期,报名入场。

    谁想:一场过后,到放榜之日,正应了父亲之言,竟是名落孙山。赖布衣不禁长叹一声,真所谓“一个钱一个宝,家门无福不气恼。”自已家门的确是不能出大功名。

    摆脱了功名羁绊,赖布衣欣然南下,处理好家中事务后,南入广东,沿途以摆卦占卜为生。看着南岭群山,条条龙脉,都以雷霆万钧之势,奔向南方。想今后广东沿海一带,必定高人辈出,贵人显赫。赖布衣满心欢喜,便追龙而下。从此,赖布衣在广东各地,留下了很多关于风水的神奇故事。

    话说赖布衣带着一名书僮,沿路作伴,遍游了广东的名山大川,沿途给有缘人找龙穴,看风水,这一日,来到了东莞地方。只见东莞山明水秀,大江横流。罗浮山的余脉时隐时现,绵延几百里,真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赖布衣说:“别看现在这里地广人稀,一片荒蛮。但将来必是富庶繁华之地。”看东莞的一些山岗互不相连,属龙隐地下。龙脉是有灵的,越主富贵越善于隐藏自已,真是东莞无状地。及至来到虎门,赖布衣恍然大悟,叹曰:“可惜了。”书僮问道:“什么可惜了?”赖布衣说:“你看这珠江口,一大一小两虎蹲伏水中,虽成锁匙雄关,护卫这一带免遭外洋侵入,但始终是老虎在水中很难发威。而这莲花山却在陆上。莲花缺水怎能长得好?因大小虎和莲花山不能互换位置,故最多可发到探花也!”

    赖布衣在虎门、莲花山和水濂山一带辗转盘恒了几天,见到同沙一带溪水潺潺,在大岚迳飞鹅岭前,形成一小湖,便认定这里有好的穴位。寻到一块大石前,这大石正是飞鹅岭的鹅蛋,这时听到一阵咕咕的叫声。赖布衣侧耳细听,越听越露出喜悦的神色。
  
    书僮见赖布衣听得入神,不禁问道:“这虫叫有什么好听的?这天也快黑了,还没找到今晚的宿处呢,赶快走吧。”
  
    赖布衣说:“你不懂,虫叫是吱吱的,这咕咕的应是蛙鸣才是。来来!跟我看看这场好戏。”

    两人循着叫声,来到一处水塘前。赖布衣向四周观察了一番,只见这里有山皆绿化,有溪水尽甜。这飞鹅岭由水濂发脉,金气来龙,真一处好位置。赖布衣见已是傍晚时分,立起身,口中喃喃祈告一番,随即把手一指,喝道:“有主归主,青蛙青蛙何不归穴!”
来源:《东坑》报 编辑:钟少珍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坑广电站”、“阳光东坑网”、“东坑发布”、“东坑报”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阳光东坑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如需转载或建立镜像的,须经本网授权或注明来源,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017年积分入学
2017年积分入学
常用电话 部门电话
公交线路 天气预报
列车时刻 东莞美食
电话:0769-83865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