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 宜居生态 | 精品文化 | 投资创业 | 影像东坑 | 阳光热线 | 东坑发布
微博 | 今日看点 | 视频新闻 | 东坑周报 | 专题报道 | 文明东坑 |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阳光东坑 > 精品文化 > 木鱼歌 > 木鱼歌作品选辑 >
正 坑 风 云——李仲球
阳光东坑  http://dk.sun0769.com/   2014-05-28 10:07
浩气长存    东纵北上    山林伏虎    虎泄行踪 
收买村姑    设计侦探    庆钜告密    遇袭辙退
隐蔽正坑    朋勒谈判    尹辉被捕    尹辉叛变
正坑突围    猛虎离笼    逐家搜捕    陈爱受罚
安葬烈士    果园会合    自掘坟墓    踏上征途

浩气长存

春日暖,百花鲜   师生恭立墓碑前
簇簇鲜花碑上献   人人举手对苍天
继承先烈宏图志   英雄含笑乐长眠
正坑十八烈士墓   巍峨宏伟立山端
东坑政府重修葺   碑高雄伟确庄严
青松翠柏环碑座   草绿花红四季鲜
后辈人人来吊唁   铮铮铁誓立碑前
英雄事迹常牢记   激励后人斗志坚
先烈抛头洒热血   丹心浩气永长存
提起十八烈士墓   风云又涌正坑村
等我故事从头讲一遍   岁月峥嵘涌眼前

东纵北上

八年抗战遍硝烟   东江纵队美名存
重创日军百花洞   决策英明在蔡边
克华常平擒山本   耀康鲜血染黄田
赫赫战功难数尽   英名使敌魄飞天
纵队女兵真飒爽   小鬼机灵把敌缠
日寇铁蹄今斩断   烂额焦头搵窿兼
扯起白旗交器械   往朝威势荡无存
蒋氏王朝吞战果  “双边停战”丢归边
大国泱泱谁主政   国共相争又十年
美帝靠山来倚侍   武器精良件件鲜
消灭共军游击队   蒋家稳坐太平船
发起围攻兼扫荡   神州又是起硝烟
东纵磨拳又擦掌   保家卫国志昂然
上级此时来战令   迂回北上把顽歼
粉碎蒋军大扫荡   满腔热血赴前沿

山林伏虎

东纵队 上胶东    各路官兵要服从
隐蔽行军少活动   北上限时要集中
恶霸土豪来破坏   围追堵截各英雄
东纵有支伏虎队   战场杀敌建奇功
敌寇闻风尽丧胆   伏虎威名震石龙
部队此时接指令   转移深圳沙鱼涌
接令此时就出发   一路行军斗志浓
四月上旬到寮步   勒朋围后树林中
部队此时需休整   山林伏虎势如虹
派出哨兵来警戒   轮班休息把林封
几日疲劳兼眼困   呼呼入睡意朦朦
有啲擦枪执弹药   有人休息把鞋松
脚衣行穿起血泡   戳穿流血又流脓
架起锅头来煮饭   炊烟一缕上天空
烟起引来灾祸至   泱泱后果大无穷

虎泄行踪

伪保长  尹庆驱   一人三个老婆陪
长起凸眉和凸眼   生来尖嘴又猴腮
家中田地真吾少   做梦成天想发财
一日蒙头来大睡   醒来再把大烟吹
漫步出厅门外去   睇见炊烟袅袅在徘徊
保长心中存顾虑   是谁放火在林区
捉到理应重罚佢   佢把顺亨、容胜叫埋来
三人即到山前去   完全不顾路崎岖
立意捉人来罚款   庆幸今天要发财
临到山边停下望   吾似有人放火灾
只见树下一人露后背  端枪远望把头抬
细看此人非土匪   又见林中人影走来回
三人吾敢行前去   缩入草丛作一堆
正愁无计知情况   又见村姑一个走前来

收买村姑

行近睇真一妇女   急急忙忙去趁墟
原来今日当寮步   走去街头卖豆酶
佢系村头梁锦妹   淋漓大汗气嘘嘘
容胜叫她来坐下   问她愿否发横财
锦妹听言开口笑   吾好蹬崩脚趾堆
大只蛤蟆随街跳   无端白事发横财
容胜接言容易极   取出白银三两往前推
你要走前山上去   睇下林中系乜谁
四个交头又接耳   指天划地样真衰
锦妹接银衫内放   连墟不趁走回来

设计侦探

梁锦妹  毒村姑   归家背起大柴箩
走上山头将草割   再入林中拗树枯
眼仔不停四下望   阴湿微姿正八婆
睇见树头下面军人坐   女仔行前把药敷
树下有人睇报纸   林边两个在巡逻
几个军人围住坐   地图平放在山坡
对住地图圈又画   口中不晓道如何
男女数完三十五个   机枪两挺不为多
步枪几堆架起度   手枪吾见有人驼
锦妹睇完记在脑   担柴静静落山坡
归家即对容胜讲   正系有银能使鬼推磨

庆钜告密

伪保长  兴匆匆   哩世吾忧会有穷
着起长衫忙出动   走去联防队部中
如此这般来告密   手拿赏赐乐融融
尹柱身为伪队长    即向上头电话通
五十四军卖国贼    听完消息乐无穷
即把精兵来调动    二百余人已集中
带上机枪二十挺    大炮全新有两门
红面柱  两腮红    斜挎驳壳好威风
站在台阶来鼓动    口飞泡沫鼻流浓
高声叫  弟兄们    勒朋围后树林中
发现共军游击队    发财千载确难逢
杀佢一人赏二百   活捉归来再领功
若有贪生和怕死   阵前枪㢢决难容
军士听  语纷纷   鬼话吾知讲几匀
遇到共军话去捉   去到之时无只蚊
你睇人家游击队   来无踪影去无神
捡到只鞋你好运   去捉人家口轻轻
费了心机捱眼训   硬着头皮去一匀
尹柱听来真气愤   霎时脸上爆青筋
谁在下边点鬼火   是否命长吾做人
队伍一时鬼咁静   左转前行脚步轻
离别营房金桔岭    马叫泥飞满地尘
                       
遇袭撤退

伏虎队  好哨兵    远看依稀有敌情
路上空中尘滚滚    马叫人嘈渐听真
三步移埋两步走    队长跟前报敌情
中队长  叫祈和    听完即刻上山坡
睇見敌人已布阵    挖成工亊把泥锄
吾走此时真不妥    我们人少敌人多
即叫大家快执拾    撤退还需把病友扶
行李未曾收拾好    子弹飞来已两梭
又见匪兵冲杀到    马上落山过小河
品端周嫦执药品    延迟一步下山坡
土匪已将身迫近    声声喊叫捉军婆
品瑞情急生机智    一叠银元撒向坡
土匪见钱争着抡    女兵方始过埋河
尹柱带兵追杀到    见此情形火气多
两个耳光噼啪响    银纸没收比老婆
寻遍树林无料到    遗留物品又吾多
山上连蚊无一个    尹柱於今无晒乎
心想出动兵员几百个   武器精良又鬼多
杀佢三十五人易过借火   升官发达乐祥和
谁料机缘空放过    上头追问怎收科
无奈收兵返去吧    来时欢喜去时傻

隐蔽正坑

离朋勒  到正坑     崎岖山路甚难行
野花香气随风散    路旁勒竹扯衣衫
蟾呜鸦叫蛇拦路    田沟流水水潺潺
祈和中队真威猛    一路奔驰到正坑
群众开门相照应    问暖嘘寒展笑颜
洗米㓥鸡来煑饭    碌碌饥肠食一攴
派出哨兵来警戒    其余休息莫言谈
正坑群众丁根旺    家中闲屋有两间
两个小队分开住    拥挤亦觉好悠闲
品端周嫦为女仔    住埋周爱个房间
讲起白天撒钱亊    周爱連称无得谈
伏虎正坑眠一晚    天明集合正前厅
三十五人齐整整    精神奕奕換容颜
声震震。语纷纷    讲起昨天遇敌人
分析原因取教训    都系保长惹来大祸根
万亊都由庆钜起    教训豪绅要动刑
祈和点首称言是    不妨先礼后来兵
揾佢土豪来讲数    赔偿损失要钱银
一显我方为正义    不让土豪邪气升
二来替我增粮饷    补充给养亊能成
如若佢方无义信    莫怪我们再用兵
囂张气焰需强压    万众同心杀敌人

朋勒谈判

伏虎队  派尹辉     乔装亲到朋勒围
尹辉身为中队副     花名叫做剃头辉
因佢以前为理发     剃头常到朋勒围
熟悉人情兼地貌     识埋几个坏东西
加上能言又善变     黑白之人识到齐
尹辉接令忙收拾     辞别众人把手挥
驳壳一支藏腋下     剃头工具手中提
先来庆钜家中去     说明来意发神威
驳壳一支台上放     软硬兼施用到齐
庆钜吓得腾腾震     面如纸白似糠筛
佢话家中银両无多少    一下之间难凑齐
不如请你明天到     请齐族老到村西
石榴园内同啇议     该赔多少再重提
尹辉只得从其意     隔日重来过小溪
石榴园内同啇议     四大天王都到齐
容胜顺亨尹全顺     衍行四个老东西
几个当权为保长     乡中胡作又非为
见到尹辉呌句弟     做乜惊动上头咁大剂
於今我等来赔礼     千祈笑纳望提携
一万几千容易凑     未晓弟郎肯否纳回归
倘若你们无意见     明天中午再来提
尹辉思量总要快     部队集结迟来要挨批
最后达成一万币     明天中午要收齐
尹辉前脚刚刚走     四大天王觉得亏
想出一条歹毒计     管叫尹辉明日沤黄泥

尹辉被捕

尹容胜  下巴尖     豆皮满脸惹人嫌
派出发枝追上去     大叫尹辉等下先
约定晚间十一点     朋勒围中去取钱
顺亨儿子尹窝发     发枝一起出村边
去到寮步乡公所     告密尹辉来取钱
联防队长欢无限     觉得出头有望在今天
捉到尹辉来领赏     发财升职有机缘
即向上头来报告     加醋添油鬼话编
国民党军官知道了   调兵遣将在当前
一百三人齐集合     无精打釆要抽烟
营长此时高声骂     军法重申也枉然
后来只得将言劝     你们今晚要争先
回来宵夜煲鸡粥     油榨泥鳅任你拑
一百三人前面走     七十联防在后边
二百多人齐出发     机枪弹药数吾完
行行不觉村边到     国军埋伏在村边
联防队伍村中去     巷头巷尾伏埋团
剃头佬未知人暗算    带埋老豆到村边
今晚取银应稳阵     比点老豆回归养老钱
入到村中提眼望     四围灯黑静烟烟
拍门吾见人来接     觉得今天大祸连
即时就往前边跑     拉埋老豆在身边
见到油坊忙进入     混在人中作一员
联防队长带兵到     机枪立定在门边
见到尹辉两父子     揽身揽世软绵绵
队长向渠扫一眼     嘿嘿一笑摸腮尖
喝叫士兵将佢绑     把他父子绑埋团
尹辉大呌称寃枉     我系工人在哩边
为乜原因来绑我     伏乞兄台对我言
队长闻言开口笑     以你聪明想轭天
榨油都系光头佬     独你头发蓬松有乜言
喝叫一声押出去     连推带扯出村边
尹辉心内长嗟叹     父子今天寿数完

尹辉叛变

一程来到乡公所     严刑拷问用皮鞭
吾打尹辉打佢父     打到肉绽皮开满地沿
尹辉睇见心吾忍     大叫你们打我先
乜事佢都吾晓得     夹生打死也徒然
队长听闻哈哈笑     到你之时不用鞭
命人推出红烧炭     铁链烧红放面前
尹辉见得心头震     冷汗淋漓好肉酸
倘若链条身上放     定然吾死肉无存
匪首此时将话放     睇你识吾识做在今天
讲出实情放过你     吾讲今天死在前
如若乖乖听我劝     水脚比埋到外边
香港个边叹世界     荣华富贵享吾完
尹辉无语低头想     今朝吾讲命归天
况且参加游击队     西藏东躲无时完
条命自然冻过水     死在山头比狗牵
越想越思心越怕     开声无奈吐真言
我系堂堂中队副     队员驻扎正坑村
若是今时都不在     转移或者到牛园
两挺机枪重武器     祈和队长带兵先
男女计埋三十五     内中还有重伤员
队长听  喜欢天     看我略施小计就开言
即叫号兵吹信号     集齐人马正坑村
此时夜己为三点     匪兵食粥末曾完,
无奈拖枪来集合     牢骚满腹骂声尖,
押住尹辉来带路     正坑围捕莫迟延
    
正坑突围

不题寮步排兵亊     回头又讲正坑村,
伏虎正坑己几日     本应今晩往牛园  
久等尹辉人未转     整装等到几更天
只好等埋哩一晚     明天驻扎往牛园
队员分屋来休息     夜深临近五更天
谁料此时兵己到     无声无息到村前
挻匪军营长排兵阵    一队包围村外边
机枪对准围门口     一队端枪扑向前
此时正好天刚亮     农民早起把衣穿
丽琼准备割菜卖     带培早早去淋便(尿尿的意思)
两个农民一起走     先后齐齐共出村
睇见匪军如蚁至     两人相对口难言
丢下架生回步转     返围拼命喊崩天
队员急起持枪械     衣衫吾着落床沿
意欲急冲门外去     谁知敌已到门边
两挺机枪已架好     污言污语闹埋团
一小队  确遭灾     队长陈荣李敬培
属下队员都等待     只等头儿把口开
拼死都来冲出去     杀他两个已够赔
此时形势真危急     又与队长祈和阻隔开
敌強我弱难交战     突围上策为将来
陈荣话  数三声     榴弹齐齐往外扔
爆炸一完冲出去     四方八面各人奔
大朗高英来集合     重整旗戈杀敌人
枪上刺  剑出鞘     榴弹拉开着火苖
号令一声门外掉     轰隆一响彻云霄
门外敌人吓破胆     后退离门两丈遥
游击队员冲出去     好似鲮鱼猛咁标
南北东西分散走     敌人气到似虾跳(读平声)
队长几人冲出去     沿着墙根缩着腰
行行已到围墻下     翻过围墙向下跳(读平声)
三人就往高英走     熊熊大火正坑烧
远望心中同发誓     敌人暴行不轻饶

猛虎离笼

二小队  望窗台     密密敌人阻隔开
举起声筒来喊话     举手投降走出来
游击队员难忍奈     磨拳擦掌鼓双腮
铁牛系个机枪手     赤膊提枪企出来
大喝一声爷爷在     突突机枪猛射开
敌人吓到魂飞散     乱勾乱射把尸抬
伏虎队员冲出去     敌人拔脚往前追
韩姓铁牛身中弹     双肩无力把枪抬
大叫一声共产党万岁    红红鲜血染身躯
怒目园睁豪气在     紧咬牙根倒下来
何福系副机枪手     接过机枪就射开
可惜枪膛己无弹     托枪快步望东来
向东面   出村前    围墙一堵在村边
何福回头张眼望     紧跟而至有叶铨
不久梁年飞奔至     三人挨近土墻边
跨过墙根跳出去     奔驰好似箭离弦
一阵梁年回眼望     叶铨不在佢身边
何福粱年囬头找     小小声呼唤叶铨
忽见叶铨伏在地     右脚皮开血涓涓
原是刚才墻跳下     插伤脚底血涟涟
何福梁年齐蹲下     一坯尿泥止血先
扯下一条粗布带     小心包扎莫迟延
叶铨誓死吾肯走     喝叫两人快出村
丢下一人都化算     莫将兄弟两拖连
何福此时心发怒     岂有丢下他人逃命先
说罢将他身背起     快步如飞赶上前

逐家搜捕

十一点  枪声停     正坑围内冷清凊
群众闭门吾敢出     土匪挨家去捉人
全村群众都拉出     不管大人与细蚊
揾出几人来带路     逐家搜索去捉人
拉出带培和妹田(仄声)   仲有丽琼丁浩根
几人带着联防队     逐间屋舍去寻人
搜出曹森两小鬼     只为他们病不轻
仲剩六间房屋吾曾捜     咁啱里边有八人
都因群众思想好     不带匪徒往那奔
至使八人都活命     北上沙场杀敌人
抬着曹森两小鬼     只为寸步难行病不轻
拉去几名老百姓     话佢帮助共军办事情
一齐撤退返寮步     拉出曹森打一身
打到皮开兼肉烂     匪兵几次动严刑
鞭抽铁烙吾开口     是死还生不吐真
软硬兼施无办法     两声枪响灭英灵
如此英雄人仰敬     留芳百世好名声
东纵曹森豪气壮     英雄史册载芳名

陈爱受罚

陈爱嫂  好艰难     寡毋孤儿住正坑
佢系坚强堡垒户     人称六嫂无时闲
帮助队员来煑饭     日日吾嫌煑几攴
料理伤员心又细     觉悟崇高无得谈
土匪包围估一晚     大早出门去东坑
买米买油归煑饭     买汤执药不嫌烦
买齐各物囬村走     半路之时吓一惊
正坑村内熊熊火     密密枪声震宇环
回头急急抽身走     一路奔驰岭背坑
将情报告谢金仲     匪军撤走再回还
刚刚行到围门口     却比村内头人闹一攴
哩个头人丁满柏     话佢招来灾难惹麻烦
罚佢清尸扫巷道     将尸埋葬在荒山
今晚之前要做好     烧排炮仗赶邪行

安葬烈士

陈爱苦  苦难吞     非为搬尸辛苦泪盈盈
只为巷中尸首无人领    个个皆为好弟兄
为国捐躯情可悯     精忠报国为人民
移一具  好身躯     英雄高大好人材
满身鮮血颜吾改     双拳紧握眼睁开
大抵壮志未酬心不遂    家仇国恨报凭谁
抹净尸身泥共水     合埋双眼莫睁开
地下安眠安稳去     前赴后继有人来
移二具  好后生     白净斯文正帅男
本来就读城师范     弃笔从戎把军参
南征北战英雄胆     驰骋沙场杀敌顽
为国捐躯人共赞     英名永记世人间
后继前赴披肝胆     神州不日展新颜
力簿势单吾做惯     淋漓大汗湿衣衫
六嫂搬尸真系慢     今晚搬完的确难
忽闻远处人声喊     基叔带来人一班
担着锄头揸住铲     又拿被单又挎篮
挖一坟坑在独岭     整理遗容着好衫
裹好尸身用被单     轻抬慢放向前行
烈士坑中十八个     音容宛在不孤单
黄泥点点轻抛去     野花树树绕坟环
篮中取出三杯酒     金钱纸马共三牲
秉烛焚香来祭拜     烈士英名震宇环

果园相会

不题烈士都安葬     且讲队员三个出村边
时伏时行慢慢走     已到高英一果园
园中尽是荔枝树     枝繁叶茂蔽篮天
即到园中来隐蔽     等齐战友到牛园
两人坐下来休息     一人放哨在林边
发现敌人来报告     发现队员接入园
放哨队员爬上树     登高眺望正坑村
忽见三人行走急     睇真认得是梁年
见此队员施暗号     陈荣立即到林边
此刻梁年身已到     何福肩头背叶铨
众人即往园中去     放下叶铨在树边
解开布带观伤口     轻搽碘酒用沙棉
又听林边传鸟语     三声呜叫细而尖
知是哨兵暗号到     认真准备保安全
埋伏下来观事变     弹入枪膛手上端
誓与追兵来决战     视死而归勇向前
不久来人身已現     祈和带队到林边
队员相会相携手     恍如相别二三年
个个心情都激动     战后相逢肩并肩
驰骋沙场同作战     兄弟同心血肉连
讲起正坑逢血战     十八队员丧那边
大家一起除军帽     低头哀悼意拳拳
提起尹辉来叛变     咬牙切齿眼标烟
他日若然逢佢面     剔骨煎皮把恨填
祈和即刻将人点     十四队员企侧边
个个要求来作战     报仇雪耻恨绵绵
祈和随即将言劝     报仇未别在今天
北上胶东要集结     限期快到莫拖延
各人即把行装整     整装待发在明天
沙场杀敌将功建     弹雨枪林勇向前

自掘坟墓

敌人血洗正坑村     掳掠奸淫样样全
十八英雄遭惨杀     满腔热血染南天
血债还需偿血债     尹辉要把命来填
匪兵撤退回防转     叛徒心里乐翻天
告密立功来领赏     荣华富贵享吾完
领到赏银国外去     带埋老豆在身边
父子一齐做生意     滔滔生意进财源
谁知撤退返寮步     比人押住出街边
手脚捆埋背插令     土匪持枪走在前
一路呜锣兼呐喊     尹辉赤脚被绳牵
南北通街都走遍     一程押到后山前
尹辉吓得腾腾震     匪首跟前去喊寃
为乜有功吾打赏     反而押我到山前
军官听罢微微笑     鬼叫你生来额角尖
满脸生成奸狡相     无厘骨气怎生存
算来今日行衰运     上头要你上西天
若然你话吾公道     阎帝身边去乞怜
说罢即时松佢绑     递上无情铲一樽
叫佢自家来掘墓     自家掘墓自家眠
尹辉听 震腾腾       一时眼泪乱纷纷
估道今天行好运     谁知要掘自家坟
今朝死后无人悯     黄莲和水自家吞
落此下埸心不氛     自甘堕落怨谁人
想起以前为首领     身为队副带兵丁
虽然辛苦人尊敬     今朝留下叛徒名
锄新土 往前堆      难止腮边两泪垂
从此臭名传万代     老豆无颜世上居
都系孩儿将佢累     无端惹出祸灾来
十八队员遭杀害     真后悔
我把人拖累          试问今朝可怨谁
坟掘好  企坑边     枪手三人企面前
三声枪响同时发     叛徒魂魄己归天
滚入坑中口食土     身长坑窄缩埋团
无人共佢来填土     时逢大雨落三天
不久坟坑水浸满     鸦啄浮尸几可怜
万事皆由自作孽     不可怨人又怨天
坏事亏心今日报     叛徒堪恨又堪怜

踏上征途

十九日  沙魚涌      海滩上面乐融融
召开大会来相送      祈和带队到葵涌
別过葵涌来深圳      参加大会喜相逢
几日行军疲与累      此时尽付笑谈中
海滩上面人云集      依依难舎泪蒙蒙
叮咛嘱咐言千万      安全北撤到胶东
杀尽豺狼兼虎豹      誓保山河一片红
齐歌《北辙进行曲》    豪情壮志满盈胸
领导亲临来慰问      会场上下气氛浓
齐齐挥手来相别      登上三条陆舰中
汽笛齐呜惊天地      船浆掀开浪万重
穿过茫茫台海峡      舰船不日到胶东
百万雄师齐集结      除魔荡寇气如虹

本书所有的资料均来自卢惠田先生的《东坑木棉红》
(脱稿于2O14年1月31日大年初一)
来源:东坑镇文化站 编辑:钟少珍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坑广电站”、“阳光东坑网”、“东坑视点”、“东坑报”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阳光东坑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如需转载或建立镜像的,须经本网授权或注明来源,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017年积分入学
2017年积分入学
常用电话 部门电话
公交线路 天气预报
列车时刻 东莞美食
电话:0769-83865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