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 宜居生态 | 精品文化 | 投资创业 | 影像东坑 | 阳光热线 | 东坑发布
微博 | 今日看点 | 视频新闻 | 东坑周报 | 专题报道 | 文明东坑 |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阳光东坑 > 白玉兰家庭服务中心 > 流动儿童 >
12岁女孩常年寄宿别人家:最亲的爸妈离我最远
阳光东坑  http://dk.sun0769.com/   2015-06-16 15:22
     进了那扇门就走进了孤独

    饶晨辰一家三口,天各一方,妈妈在遥远的广州打工,而爸爸则远在浙江打工。只有饶晨辰留在远安县老家,却是有家难回。爷爷不在了,3年前,最亲的奶奶也走了,爸爸妈妈出钱,让她寄宿在别人家。

    她寄宿的地方就在学校附近,但这短短的路,她却尽量拉长。

    5月9日,放学了,远安南门小学校园内已显得很安静,除了住校的学生外,其他学生已陆续被家长接回家。教学楼内,12岁的饶晨辰慢慢地收拾自己的书包、慢慢地下楼,一个人穿过寂静的操场,走出学校。

    出了学校,向左转,行走约200米便是寄宿的地方了。5分钟的路,饶晨辰却走了20多分钟。她十二分不情愿地走进那扇大门。因为出于安全考虑,孩子们晚上不能出门,除非有大人陪着。

    虽然寄宿东家很负责,对她也很和善,但对于12岁的她,门外,是学校,有可以说笑的同学和朋友;而门内,是严格而规则的作息,欢笑远离,孤独走近,黑夜漫长……

    失眠之夜想哭就哭黑夜是唯一的听众

    这里是饶晨辰寄宿的地方:两室一厅,厅内摆着十余张小课桌。屋内有10多个孩子,有的只是在这里做作业,等爸爸妈妈来接,常年全托的有3名学生。

    晚上7点多,当其他的孩子陆续被家长接走,房里顿时显得很安静。只剩下房东和另外两名同学。孩子们晚上主要的娱乐便是看电视。8点后便会上床睡觉。

    “我不喜欢看电视,但是没办法。”晨辰告诉记者,每次看电视时,她都会发呆,很多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一走神就到了睡觉时间。

    “想什么呢?”

    “不知道,有时会很难过,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晨辰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便开始睡不着觉,那种在床上躺着,四周黑乎乎的感觉非常不好受。

    “怕吗?”记者问。

    “开始怕,现在已经习惯黑暗了,因为在黑暗中我想哭就能哭。”

    “怕打雷吗?”

    “小时候怕,但每次奶奶都会哄我睡觉,奶奶走后,我就告诉自己,怕也是没人疼的,不能怕。”晨辰咬牙说。

    “睡不着的时候,盼着天快点亮。”晨辰说,每天夜里她最希望的就是天快点亮起来,因为天亮了,她就能离开这个让人孤独的地方,回到学校,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

    “这里不是家,我不喜欢这里,但又能去哪儿?”晨辰有些无奈。

    最爱的奶奶去世了最亲的爸妈好陌生

    “想爸爸妈妈了吗?”

    晨辰咬牙回答:“想奶奶。”

    晨辰说,晚上望着漆黑的夜,她常常会从中看到奶奶的样子,会回味奶奶用手搂着她睡觉的温暖。那时她每晚都会睡得很香。

    “很后悔。”当记者和晨辰谈及她的家人时,晨辰眼睛顿时红了,“后悔以前和奶奶在一起生活时,没好好照顾她,如果能多做点事,奶奶可能不会离开。”

    晨辰告诉记者,爷爷很早就去世了,从小她就和奶奶在一起生活。和奶奶在一起的生活,也是她最为开心的时光。“平时住校,一到周末奶奶就会到学校把她接回家,奶奶会做她喜欢吃的饭菜,而她也会帮奶奶择菜、扫地。那样的快乐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爸爸妈妈像云彩一样飘忽不定,我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暑假时,她会到妈妈那里呆几天,寒假时,爸爸会把她接回家中过一段时间。

    她谈的最多的是奶奶,对于爸爸妈妈,不愿意说得更多。

    好在,她有好友相伴,当志愿者们为她拍照时,她开心地喊来好朋友程五月和甘秀娟,拍了一张合影。“和他们在一起能找到安全感。和父母在一起都没有,因为他们总在漂泊。”

    ———友谊,成为饶晨辰生活中珍贵的温暖。
来源:三峡新闻网-三峡晚报 编辑:刘莉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坑广电站”、“阳光东坑网”、“东坑视点”、“东坑报”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阳光东坑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如需转载或建立镜像的,须经本网授权或注明来源,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017年积分入学
2017年积分入学
常用电话 部门电话
公交线路 天气预报
列车时刻 东莞美食
电话:0769-83865507